當前位置:首頁 > 報道與沙龍 > 大岳動態

經濟下行壓力下如何擴投資、穩增長

發布時間:2018-07-27

 

作者:宋雅琴

大岳基礎設施研究院副院長

2018年7月20日,三個重磅的資管新規配套政策出臺,央行發布資管新規細則、銀保監會就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證監會就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管業務管理辦法和運作管理規定征求意見。認真研究會發現,政策中降杠桿的因素在減少,有穩杠桿的趨勢,某種程度上是對過去半年的收緊政策進行放松。

 

去年11月財辦金〔2017〕92號文出臺以后,幾個中央部委陸續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文件,分別從各自的角度部署降杠桿、防風險的工作。政策的疊加效果在春節后逐漸顯現。近一段時間,債務違約、流動性危機、地方政府公務員欠薪的消息不斷,且有蔓延趨勢,經濟下行壓力越來越大。政策疊加產生如此之效果,可以說是在意料之中,但同期疊加貿易戰的因素,則在意料之外,無論如何,這不是降杠桿的初衷。

 

回頭看,中央金融工作會議確定的降杠桿的方向是沒錯的,問題在于政府各部門如何相互配合、打好組合拳,有章法的完成這項艱巨的任務。實際情況是,幾個部門出臺政策相互疊加,表明上看都有一定道理,但疊加之后讓市場主體沒有了生存空間,就對經濟產生了強力沖擊。還好,后出臺的政策在征求意見后做了適當調整,如明確允許公募資產管理產品可以適當投資非標、給予非標資產回表一定的妥善處理空間。這次最新出臺的幾項政策是對去年年底以來政策用力過猛的一次矯正,是國家治理能力提升的表現。

 

接下來怎么辦?

 

經濟下行情況下擴大投資是大概率事件,問題是如何讓投資真正起到穩增長的作用,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思維把調結構與擴投資結合起來,不再走粗放式投資的老路。我們認為以下五點是關鍵。

 

第一,正確認識PPP的使命定位,大力發展PEP(Public-Enterprise-Partnership)。中國式PPP不是西方語境下的PPP,中國式PPP本質是PEP,包括了政府與國企合作。PEP與以往的土地財政、平臺公司、政府購買服務等經濟政策相比,引入了市場機制,理順了政企關系,而且公開透明,有利于政府監管,可以大幅度提高投資效率。PEP不是沒有缺點,但是與以往經濟政策相比是最好的投資工具,應該大力發展。

 

第二,大力調整限制經濟發展的經濟政策,少用行政手段,讓市場發揮作用,實現科學發展。現行資本金制度很不合理,它用行政手段取代了市場機制,造成了社會資源浪費,必須加以改革。財政資金大包大攬的解決城鄉全部公共服務的思路也應改變,應加大公共服務收費機制和價格機制改革,讓中高收入階層按成本付費,把有限的財力用來補貼低收入群體。

 

第三,加大新建項目的前期論證工作,減少盲目投資和投資失誤。政府投資項目的前期論證不足是效率低下的根本原因,其中,項目本身的非必要性和運作方案設計不當是造成失誤的核心。地方政府要轉變觀念,前期工作不能講哥們義氣,不能以省錢、省時間為目的。中介機構在前期工作中可以發揮重要作用,應該認真吸取本地和其他地方的經驗教訓,要引入嚴謹、專業的研究分析論證。前期工作失之毫厘,整個項目將謬以千里。

 

第四,加強投資項目儲備工作。近期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要“激發社會活力,推動有效投資穩定增長”,“有效保障在建項目資金需求”。要保證此輪定向寬松的政策精準到位,基礎設施領域投資項目的儲備工作就十分重要。PPP項目中,有一批前期工作比較充分、財政承受能力論證規范、已經通過競爭程序選定社會資本、項目信息披露充分的項目,這些項目已經獲得了社會資本的認可,沒有完成融資交割主要是受到宏觀流動性收緊的影響,項目本身的質量沒有問題。當定向寬松政策釋放流動性時,應優先支持這類項目,而不宜另起爐灶、生造新項目。

 

第五,加大力度轉變政府職能。經過PPP過去四年的推廣,政府已經從投資、建設、運營的服務者轉變為監管者,這一改革過程不僅不能倒退,更要堅定往前走。監管的難度本身并不比投資、建設和運營低,這個轉變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國目前的監管體制還遠遠沒有到位,監管體制建設任重道遠。對于PPP來說,讓市場和社會資本發揮作用的前提一定是政府的行政監管和合同監管到位,否則就會出問題。目前地方政府普遍愿意與央企合作,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對央企監管的體制性成本要低于民企和外企。隨著中央三令五申要發展民營經濟、引進外資,地方政府必須加強監管能力、完善監管制度,才能夠為政府和民企、外企合作奠定堅實基礎

掃我分享到微信

 

總部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金融街33號通泰大廈c座9層  電話:010-88086760  傳真:010-88087674

玩高频彩成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