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報道與沙龍 > 大岳動態

金永祥:從經濟政策的視角正確理解中國式PPP

發布時間:2018-12-24



2018年中國環境上市公司峰會于12月1日在廣東省肇慶市舉行,大岳咨詢董事長金永祥參加了峰會。主持人——環境商會執行會長孫明華談到當下PPP的現狀(特別是民企現狀)時問到大岳咨詢的責任,金永祥認為大岳咨詢對我國PPP的發展功不可沒。


下面是根據金永祥發言整理的內容:

去年11月到現在,PPP在四年高速發展之后經歷了一年的調整,無論正確與否其原因都是監管層對PPP的認識發生了變化。昨天到這里后,幾位民企大佬和我都聊到了未來怎么參與PPP,信心明顯不足,這無疑也是基于對PPP的認識和判斷。孫總所提出的很明顯也是對PPP的認識問題。
所以,我談談對PPP的認識,供各位同仁參考。過去二十多年我們與在座的第一代PPP社會資本一起走過,最近幾年也與孫總說到的PPP“野蠻人”合作過,還參加過幾個時期PPP政策的制定,相信我對PPP的認識值得業內借鑒。

第一、中國的PPP有問題嗎?肯定有。我們的法制環境還不健全、契約精神也不太好,做項目的時候長官意志還存在、新入行的“假咨詢”誤導過很多地方政府。我國PPP項目還很不規范,和英國等發達國家比差距還很大。
但中國式PPP最大的特點是規模大,我們大岳一年做的PPP項目比英國幾十年PPP項目的總和還多。我國PPP的體量使我們不能再從融資模式的視角來看PPP,而是要用經濟政策的視角來看待,這樣我們才能正確理解中國式PPP。這與發達國家的情況完全不同。

第二、如果沒有PPP,會有中國的環保產業嗎?無論桑德還是博天,無論首創股份還是北控水務,如果沒有PPP他們就沒有主營業務,是PPP在過去20年推動了他們的發展壯大。有了這些公司,中國的污水處理行業和垃圾處理行業才得到了高速發展,我國的環境才得到了整治。如果污水處理費維持在20年前傳統體制下2元/噸左右,則我國的環境問題將成世界難題。

第三、這20多年,特別是過去四五年,中國式PPP發揮的重要作用是什么?
(1)使地方政府的決策更加科學,減少了決策失誤。社會資本對市縣主要領導的制約比人大和政協更有效,這使得完全為了GDP而上的項目大量減少。可以說PPP 是完善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補充。
(2)充分競爭直接提高了效率,規模化和專業化提高了管理水平和研究水平,并進一步提高效率。比如說,以前每個市都有一個污水處理公司,管理水平和研究水平偏低。通過推動PPP,現在僅北控一家的處理能力就超過了3000萬t/天,相當于300—500個原來的水務公司,即使其管理和研發還不能與威利雅和蘇伊士比,但與傳統體制相比效率高出10倍是不夸張的。
(3)增加了公開性和透明度,為政府監管提供了重要抓手,推進了國家治理現代化的落地。我國地方政府有多少債務,誰也說不清,有多少PPP項目卻一清二楚,只要打開財政部PPP項目庫就可以查閱。PPP不僅數量清楚,而且都有清晰的流程和明確的協議約定,這也是與傳統經濟政策的明顯差別。

第四、民營企業的困局是PPP造成的嗎?
當下民企的困局是全局性的,不是某個行業或某個特定領域的個別現象。大部分民營上市公司都很困難,民營房地產企業也一樣。相比而言,民營環保類上市公司不是最差的,甚至算比較好的。
我觀察,這種困境與我國經濟轉型期的宏觀經濟政策、經濟環境有關。參加PPP投資的民營機構要走出困境,應該從檢討自身管理和經營開始,宏觀環境我們無力控制,加強自身管理則可以防范風險。比如投資決策時,需要有嚴格的程序和較強的專業能力,很多時候是需要咨詢公司幫助的。在一個每天只有200t垃圾的城市建一座1000t的垃圾處理廠是重大的投資失誤,應該是可以避免的,與是否做PPP沒有關系。對員工偏激的獎勵制度,會使其謊報真實的項目信息,當員工拿了獎勵離職走人之后,公司剩下的只有一地雞毛,這也與PPP無關。
政府拿出項目推動PPP是為民企提供了機會,能否抓住機會則是企業的能力問題,要不然為什么桑德等老牌公司在本輪基本未受到傷害呢?也許經過這次洗禮,我國的民企會越來越強。

第五、做好PPP的政策調整,PPP才有未來。
一刀切的財承10%要求適用于不同城市是不合理的,更大的問題則是來自資本金的要求。
政府要求20%-30%的項目資本金,在以前金融監管不嚴、不規范操作廣泛存在的時候,資本金比例非常低,有的項目甚至沒有資本金,這在業內不是什么秘密。
現在監管嚴了,要求必須20%—30%,資本金融資就遇到了困難。說明原來的規定有不合理的因素。
那怎么辦?必須面對現實,走極端是會有問題的。真實的情況是資本金從實際的1%—2%左右提高到了20%—30%,提高了十幾倍。如此大的沖擊投資市場是難以承受的,我們必須評估20%—30%的要求是否合理。若把比例降到合理的水平,由市場主體,特別是金融機構,去決定具體項目的資本金比例,那么企業的困難就會小得多。
用政策規范市場是正確的,但這些政策本身也需要規范。只有用合理的政策去規范市場,市場主體才能承受得住,預期的政策效果才能達到,經濟才能真正高質量發展。
中國式PPP是中國國情下的PPP,是不同于發達國家的PPP,它不是簡單的融資模式,而是一項有競爭力的經濟政策,可以說它比我國以前的很多經濟政策都要優越。選擇有生命力、有前途的經濟政策永遠不會錯,我建議大家對PPP不要悲觀,只要方向是對的,推進PPP進程中遇到的任何問題都是可以逐步解決的。
謝謝大家!

掃我分享到微信

 

總部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金融街33號通泰大廈c座9層  電話:010-88086760  傳真:010-88087674

玩高频彩成功的人